最近互联网行业过的不太好。

不仅是业务上不太好
资本市场上的表现也很糟糕。

互联网板块的投资人被市场按在地上不断摩擦
“早亏车,晚亏房,一觉睡起就爆仓”的惨痛经历
硬是把狂热的中概信徒给硬生生地逼成了“中概药丸”的带路党。

从“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敲尽世间钟”的万众瞩目
再到如今的忐忑不安、褒贬不一
我其实觉得互联网板块
背后逻辑的转变既不是道德的沦丧
也不是人性的扭曲
只是市场逻辑的自然运转到这里了。

这个时候,我在思考
到底互联网带给了我们什么
以及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首先要讲明白一个点
互联网是屠龙少年,但从来不是公益屠龙。

如果不是为了成为龙,屠龙则毫无意义。

互联网,终归也是生意的一部分。

只要是生意,就逃不脱做生意的逻辑。

生意的逻辑是低买高卖,商业玩的是需求供给
但在互联网还没出现的阶段,信息被空间进行物理割离
信息不对称的财富密码被牢牢掌握在商家手中
但当信息的割裂与高昂的利润同时存在于现实
那么拥有最终解释权的商家便成为了买卖双方的唯一真主。

于是互联网利用效率和信息,完成了弑神的过程。

当那些被人为割裂的信息被市场重新组合
互联网也将消费者重新推到了上帝的位置
自此之后,消费者足不出户便可掌握到最新的商品信息
当生而知之不再是问题,作为消费者的我们掌握了本应属于我们的权力。

谁说全知的苏格拉底不会幸福,那是没有遇到好的年代

互联网下的信息透明化,真正做到了开眼看世界。

我们迎来了资源真正全面敞开的时代
只要我们清楚该如何在自己人生这颗技能树加点,我们总能顺利找到人生的方向。

不需要翻越少林的墙壁偷学武艺
也不必总是渴求路遇乞丐习得秘籍
互联网永远不会设置扫地僧为你做出选择
只要你想,知识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而且是免费的。

但代价是什么呢?

是一切的加速。

并且没有刹车。

“内卷”一词来得悄无声息,却又声势浩大
虽然人们从来不认为内卷是一个褒义词
但这个词语似乎在一定程度上填报了人们思维的空白也
让人们对整个市场有了更清晰的认知。

内卷的出现,是市场剧烈加速
个人挣扎着不被落下的必然体现。

互联网确实让社会做到了“更快、更高、更强”
但实现这些却是以“更卷”为代价的
前者的收益我们已经享受了,所以理所当然。

后者的代价我们正在承担着,所以格外醒目
这是人性的必然选择,也是我们痛苦的根源所在。

刚刚落幕的教培行业,其实底层就是加速化内卷。

“起跑线”、“人家的孩子”不断对家长进行洗脑的现状下
即使是再理智的家长也必须面对现实奋起鸡娃。

因为最让人崩溃的现实是,如果其他家长全都在加速
那即使家长内心不想这样跟着加速
也会被大势裹挟着跟着加速。

各行各业都是如此。

大家都在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情,但整体好像有点问题。

教育卷完,电商卷。

在流量集中在平台时代,再烂的产品平台
只要一波推流也能造成爆款,那么平台
就不会关心客户是否还能打造爆款了。

平台掌握了推流的按钮,同时也需要顾及收入的增长
即然整体市场增长已经不再可为,那刀就只能伸向商户
通过各种巧立名目的活动让商户拿出利润购买
原本就属于他们的推流,原本就属于他们的经营成果的排序。

在这种全新的规则下,商户的用心经营与否已经再无法展现给客户
他们能做的就只有将产品的塑造放置一边而选择高价竞流
最后就是,商户多花钱,用户没省钱,大家都不开心。

电商卷完,餐饮卷。

餐饮行业其实已经很多年没有变过了,但外卖卷的飞起。

外卖又能在所有人都熟悉的餐饮赛道玩出多少花呢?
不过就还是在成本收入这块下功夫嘛
但外卖和传统餐饮的差异本就没那么多差异。

To C这块,消费者或许会因为外卖的便捷而有所倾向
但最重要的因素还是价格
一旦外卖价格超出堂食价格过多
那么消费者自然会用脚做出选择。

于是平台只能在商户这端想办法,把持了流量入口的平台
悄咪咪地抬高了佣金不说
还对餐饮市场的上下游进行了各种整合
商户端发明出来速食包刚一出现就被平台计算在内
逼迫那些还没使用的商户只能跟着加速
外卖小哥的收益也设计的更加复杂
但不会骗钱的提现金额却也在不断减少。

外卖已经加速了整体行业的进程,可还不能停下
但除了运用更鸡贼的算法压榨成本,它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外卖卷完,网约车卷。

习惯尝试不同打车方式的朋友
在慢慢发现一个问题:“网约车不便宜了”。

网约车的博弈本是玩不出什么花样的
但算法的存在却让整体变得更为复杂因
为网约车自带的隐秘特性,司机的派单完全来自于平台
鸡贼的算法为了保持整体成本的下降
选择以对小数量新司机多派单,对老司机少派单的方式
来实现成本的把控,大数据杀熟就不用多说了。

而在网约车逐渐达到瓶颈之后
网约车平台又会不会仿照电商
那样搞一个司机付费买流量才能多接单的系统呢?

当然会的,一定会的。

不管是哪家,最终都会活成房东的样子。

因为互联网背后的资本,要结果。

在企业的初创期,资本要成长,资本要市场份额。

此时的技术和算法是天使,面面俱到的服务让人惊叹
就网约车来说,司机拿的多,顾客付的少
中间损耗资本方出,一切为了市场份额,一切为了成长。

当然,资本从不会做慈善
此时它追求的以最小代价获取市场以达成垄断
但对市场的个体来说,别无选择,因为一旦企业拒绝
他们便会在市场上寻找另一个同类企业以同样的注资方式来与你竞争
但企业是很难竞争过带有钞能力加持的资本
在必输的局面面来,企业为了生存只能妥协,与资本交易换取谋生。

在企业的成长期,资本要有预期,资本需要“故事”可讲。

在走过了市场的初创期完成了市场份额的占领下
资本所要的收益不是企业的盈利,而是资本市场上的高估值
因此它需要的是企业能在这时候展现一定的故事。

而此时的企业在前期的跑马圈
地中背负了太多债务,它离不开资本
所以它只能配合资本做高估值
而此时的资本会慢慢让企业展现其盈利能力
但为了市场份额的保持,在无法对消费者
进行侵占的时候算法只能尽可能向企业和员工上走。

高抽成的外卖佣金,没有保障的外卖骑手,都是这个时期的产物。

但企业最难的时期,在成熟期,因为资本这时候只要“盈利”。

企业要上市,上市就会被投资,投资就会被资本介入
资本介入就要增值,而资本增值的根源就在于企业要持续盈利,要持续增长。

盈利不难,但持续增长就太难了
因为持续增长要求的是你要去不断发现利润点
不断去开拓新的业务,但赛道就这么宽
又去哪里找这么多的盈利点呢?

增量市场或许好说一点,毕竟赛道还没跑完
总归不过多跑两步的事情
但存量市场的利润点挖掘却是一件很难的事。

要不就是在成本上下功夫,用算法控制单位成本支出
减少在基础设施上应有的支出
要不就是收入上想想新招,最终你吃了多少。

都得吐出来。

还是那句话,如果不是为了成为龙,则屠龙毫无意义。

所有人都在讨论互联网内卷的弊端
但倘若真让我们离开互联网,也回不去了。

互联网的发展带来了繁荣,也给我们带来满满幸福感
但有繁荣就有加速,有加速就会有人掉队
虽然那些被甩开的人无法发声,但那些还在车上的人
为了不被时代甩掉就只能被迫加剧内卷,但这种内卷本身就是痛苦的一种。

而在整个加速的过程中,行业没有错,互联网更没错
互联网从业人员更是无辜,毕竟谁又不想把
自己从事的工作当作毕生的梦想呢?

所以我们都做了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但好像哪里不对了。

与此同时,我们也离不开这一切了。

最后修改:2021 年 09 月 05 日 08 : 32 A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