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
金钱至上成为主流;

一条快速揽钱的捷径,
让各阶层的人们为之疯狂;

一群贪婪的人,
吸血鬼般嗅着“机会”;

最终被决定的,
却是被操弄的傀儡们可怜的结局。

2016年,范小勤因为长相意外
爆红于网络,网友们因他酷似马云而新奇。

起初,这份新奇给范小勤贫困的家带去了一些生活起色。

县领导上门看望,让他们家有了被帮扶的希望
志愿者许诺帮助,范家残疾的父母有了松一口气的机会
马云亲自评论,让社会各界关注到这个破落的家庭……

若剧本一直按照这样的帮扶路线走
哪怕范小勤的智力真有缺损
起码能给未来的基本生活打下保障。

但看到“商机”的机构们并不这么想
在他们眼里,范小勤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孩
而是“小马云”,一棵巨大的摇钱树。
马云
产品代言、教育机构、网红直播......
范家还是那个破败的范家,却有了些许不同。

若市门庭中各色人等出入
只求能抢先占领“小马云”这个聚宝盆。

最终,小马云被号称“中国华人催眠大师”的刘长江带走。

带走前,刘帮范家进行了装修
同时承诺会负责带他上学
如果考不上大学也可以进刘的公司上班。

可跟随刘进入城市的“小马云”
重点任务却并不在学校。

学校同学对小马云的回忆
就只有隔三差五请假
只参加过一次考试
2020年有近2个学期没有上学等。

专职美女保姆带领、短视频账号记录日常
直播中重复的标志性飞吻动作和油腻的自我介绍
各种大大小小的节目邀约和活动邀请.
活动
成为“小马云”后的范小勤
一举一动都在镜头之下
从起初的生硬,到后来的自然习惯。

范小勤像个突然闯入异世界的木偶人
见识各种新奇事物,却无法真正体会和思考
只是被线牵扯着,跟随指令重复动作和表情。

4年后的今天,因为热度降低
无法继续带来利益
“小马云”被“保姆”送回老家,变回范小勤。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
让本已失去热度的范小勤重新回到大众眼前。

所谓“网红打造”公司
查询刘长江的过往,会发现他本人身上
就带着浓重的营销色彩。

利用身边的资源,刘给自己打造了
“催眠大师”的人设,到处赶场表演。

可在热热闹闹的营销背后
无法找到任何关于他的专业背景介绍。

范小勤被接走后,范父很少能见到孩子
一年两次见面,国庆范父去探望一次
寒假范小勤回家待一次。

范小勤的世界里只剩下了
“公司同事”们,几乎与外界断联。

一个靠营销赚钱的老板
带走一个认知力薄弱的孩子
减少他和家中的联系,最终结果早已注定。

回到老家的范小勤
身高样貌与4年前无异
完全不像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连人民币的面额都认不清
最简单的加减法也无法计算;

只会机械地对着镜头,重复公司
教他的固定话术以及动作,然后向拍摄者要钱。

因为没有证据,我们不去揣测网络流传的
他腿上那些针头到底是什么
也不去评价他身高不长的真相
是不是单纯只因为矮小症。

但哪怕真的天生智力低下
4年时间,专职保姆
没理由连最简单的生活常识都不具备。

重复性的招牌句子+飞吻等动作
大概是这4年间公司对他最用心的“教育”。

见面拍照就要钱,则是这4年畸形生活的遗留痕迹。
要钱
看着现在的范小勤
我们不难整理过去4年里,他的部分真实经历:

大概率只被着重教育台前展示行为
甚至没被教过基本生活常识
常年被拉着四处赶场
为了赚钱无法正常上学。

范小勤的过往无疑是个悲剧
可令人想不到的,是范小勤亲戚的言论。
他们认为,范小勤之所以被送回
是因为媒体说他被利用赚钱的舆论导致......

根据天眼查公布的信息,范父是2家
“小马总”公司的法人,却仅在其中一家
占股2.8%,2020年分红仅为3000元。

这个数字对范家也许是还不错的意外收入
可熟悉互联网的各位,应该都明白为何
天眼查官微最后会评论背后老板够精明。
天眼查
传统观点里,父母的爱都是伟大的
对孩子关爱、付出、教育,让孩子能快高长大
可并非每个父母都是合格的。

在“网红经济”冲击下,人人都对这种
快速积累财富的方式充满向往
而没有天分和责任心的父母们则“另辟蹊径”
从自家孩子身上看见商机。

起初只是有些肉嘟嘟的3岁小女孩佩琪
在父母发现她的“吃播天分”后,为了吸粉硬喂到70斤。

在吃播过程中,佩琪因为难受让父母
别继续加菜的要求,却被无视;
吃播
本该开心玩耍的3岁小女孩被培养成童模
替父母挣钱,因为不配合拍摄遭受体罚教训;

成人的世界里充满金钱利益的诱惑
只看钱的人们发现捷径后
不惜利用自己的孩子。

为了让孩子能多挣几年钱
一些家长甚至选择减少对孩子的喂养
放缓他们的成长速度。

人性之恶出现在亲情之中,让人作呕。

不知道诸位有没有看过小童模
小网红们的采访视频,一张张稚嫩的脸
配上完全不相符的“成熟”话语
自小接触过于复杂的人际关系
太早进入成人的世界
让天真的童年变得油腻且世故。

小红人们的三观
就在一次次的活动当中被篡改
走红赚钱成为他们的人生目标
父母们沉浸在赚钱的喜悦当中
丝毫不在意孩子的变化。

“网红经济”应该要慢下来
让大家有更多冷静思考的空间。

尽管这样的呼吁在过去几年里
有无数媒体提过,但屁用没有。

理智的人不需要被呼吁
掉进钱眼的人把呼吁当个屁。

这两天,由于话题重新兴起
“义愤填膺”的人们再次来到
“小马云”的村子,反复在镜头前
向他展示人民币,记录下他辨认的画面;

脱下他的裤子寻找针头
好为自己的揣测寻找证据……

“小马云”的家又重新热闹了起来……

话说至此,哥烟抽完了,不再多言。

成年想赚快钱是自己的选择
可孩子们不得不被动接受
只因他们思考能力有限
没有自我生存能力。

金钱之下,“小马云”们的坠落无人在意。

最后修改:2021 年 02 月 25 日 05 : 24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