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财神
这一切都由一条短信验证码说起....
验证码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很多地方都需要用到验证码。
而自从实行了网络实名制后,手机就像一张
含有个人ID的通行证,几乎所有网站
APP的注册和登陆,都需要输入手机的短信验证码

为什么各大平台都需要进行短信验证?
首先是为了避免机器人恶意注册的风险
其次这也是《网络安全法》所要求的必须
能够有效验证注册者的真实身份。

但网络黑产从业者们向来是一群“聪明”的人
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下,他们总能“脑洞大开”
通过大批量使用虚拟手机卡,未实名卡,他人实名卡
进行“薅羊毛”、刷粉、刷量、刷单炒信等骚操作
诈骗、色情、赌博等高段位玩法更是不在话下。

在大部分网络黑产里
若你手里没有足够的手机卡
那么很多“百万诈骗大单”
都将被扼杀在摇篮之中!那么问题来了
这帮人的手机卡哪里来的这么多呢?
难道他们背后有庞大的员工人群天天去注册吗?

你们要是这样想就too naive了!
为了实现资源“最优配置”与效率最大化
在严密的黑产链条中,中下游的黑产
甚至不需要拿到实体手机卡,只要联系“卡商”
通过“接码平台”批量接收短信验证码
就能拥有大量账号了。

今天王者博客,给大家扒一扒
“卡商”是什么?“接码平台”又是什么?
我们先来看看隔壁老王的故事~

1.隔壁老王的故事

老王,一个“躺在一百万上睡觉”的男人
一个号称“给我足够多的手机卡
我就能撬动半个黑灰产市场”的90后
是全国“卡商”圈子里的一员。

所谓的“卡商”,是指那些拥有大量手机卡的用户。
他们会把这些卡通过接码平台或直接
卖出以提供给中下游的黑产从业者使用。

老王是如何拿卡的?

善于交际的老王打通了卡商
这条产业链上的所有关系
其巨量的手机卡主要来自于两个渠道:

渠道一:从运营商“内鬼”处拿卡。
运营商的工作人员每个月都有开卡任务
通过平分利益,运营商“内鬼”
月均给老王供卡上千张
二者达成默契合作,形成“双赢”。

渠道二:找中介进村“拉人头”
老王是个与老张合作多年的“老中介”了
当像老王这样的卡商有需求时
老王团队就会集体“下乡进村”
打着X动、X通、X信的名号
搞免费办手机卡送礼的活动
以50到60元的成本获得一张张
可以正常使用的实名手机卡。

老王是如何变现的?

坐拥巨量手机卡的老张
其主要的变现方式是为中下游
黑产从业者提供“接码”服务。

所谓的“接码”,就是通过收集大量手机卡
为用户提供接收、发送手机验证码的服务
而“接码平台”则是专门提供接码行为的服务平台。

老王每天要做的事,就是把收来的手机卡
插到“猫池”里,然后把号码绑定到接码平台上。

而“猫池”可以说是卡商们的“印钞机”
它是一种有通信模块,可收发短信
支持多张手机卡同时使用的设备
可以同时插入8、16、128
甚至256张手机卡,实现批量化作业。
猫池
这些卡按照完成的接码项目不同来收费
一般冷门项目的接码费用在0.1-1元/张
热门项目可以达到1-9元/张。
老王手上用于接码平台上号的卡有上万张
按上面给出的接码费用来算
跑完一次卡就可以赚1千到9万元
整体利润非常可观!

这收入真是看得让人眼红啊
像老王这样的卡商,一人坐拥数万张手机卡
更别说数以百万计的“同行们”
而且,仅仅一张手机卡
就可以反复利用,在大量平台上注册。
如此惊人的卡号数量,带来的是无数
恶意互联网账号资源被囤积。

“薅羊毛”、刷流量、发送垃圾短信、诈骗……
这一切的网络违法犯罪活动
都离不开大量互联网账号的支持。

而违法犯罪分子们通过接码平台
提供的验证码注册账号,就可以逃避监管和侦查
当然对此有极大需求。有需求就会有市场
就这样,接码平台慢慢演变成网络黑产链的源头。
接码流程

最后修改:2021 年 01 月 15 日 09 : 11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